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  2020-06-16  阅读 141 views 次 点赞数143

从武术转变为武道,从战场的战斗方法到作为健身运动,日本武道结合了战斗技术和禅宗哲学,无论自卫、强身健体或生活,皆有各种锻炼方法……


弓道静穆
弦音是唯一对手

射手身着白衣,右手持箭,左手持弓,然后跨出左脚缓缓踏进道场,俯身鞠躬,道场顿时变了另外一个世界──双脚站稳、箭上弦、举弓、拉弦、瞄准、放箭及思考,整个动作和过程缓柔、严谨、静谧。

回过神来,道场其实在羽球馆里的一个角落,周围都是击球声、鞋子和地板摩擦的脚步声、叫喊声。在这角落里,一班人穿白上衣、下身是裤管宽大的袴裤,正忙于准备自己的弓箭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弓道讲究完整规范的“射礼”,射击前有缓步、鞠躬、礼跪等动作。

目前马来西亚最高弓道段位是三段,全马仅有两人,吴健廷是其一。在雪隆弓道协会(KL Selangor Kyudo Club)学习的他说:“弓道分有五级、四级、三级、二级、一级,往上还有初段(一段)、二段……十段为最高,但就连日本人也极少考十段,最高只到八段。”

段位还有几个名称,炼士、教士、范士(最高)。一般来说,五段的炼士就巳符合教练资格。

弓道讲究礼节,准备功夫也不容忽视。在准备示范射技的时候,吴健廷说:“抱歉,我不能站着穿手套,这是失礼的行为。”随即跪坐地上,戴上手套,然后拿好弓和箭,示范弓道的八个射击动作,称为“射法八节”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吴健廷拥有弓道三段的资格。

重视静心养气

吴健廷和另外两位射手来到定位,目光望向箭靶后,顺序举起逾两尺长弓,弦慢慢拉开;当箭离弦那一刹“澎”的一声,是弓道所追求的目标,能否射中靶心不是重点。

“弓道注重的不是技术,而是个人的品性,弓道有句话,以礼开始,以礼结束,它讲求身、心、弓箭合一的射击过程,与日本茶道、书道及剑道等传统文化一样,重视静心养气。”

当箭射出时,弦发出的声音称为“弦音”。弦音容易受到天气以及射手的心理状态影响,即便是同一射手使用同一张弓,张弓瞬间的情感动摇,会影响发出不同的弦音。

弓道没有对手,弦音就是看不见的对手。特别是弓道道场非常安静,能发出美丽的弦音,对射手来说是一种完成的喜悦。

“初学者最容易犯错的是身体不够稳定、容易走位。大家习惯使用肩膀力量拉弓,正确的做法是伸展背肌去拉,这样射型才美、弦音好听、比较轻松射中。这些问题很难自我发现,需要他人帮忙观察。”

正射必中精在专注

吴健廷常年飞往日本参加四月分对海外开放的段级考试,包括三天弓道课程(学习基本动作及进出道场的礼仪、学习射技及失误处理等)及第四天进行的段级考试。

今年四月,刚好适逢四年一次的“第三届世界弓道大会”,吴健廷通过了预赛,进入决赛。不过,他的目标不是追求成绩,而是正确、漂亮的射型,并且教育后辈。

“站在日本的道场上,我希望能让大家看到,在缺乏弓道硬体和软体设备的环境之下,马来西亚仍有射型不错的射手。”

一路练习弓道,他遇过不少困难,练习到手臂疼痛亦是常有之事。不过,遇到不如意的事,他把弓道里学到“正射必中”的专注,都运用于生活上。

“弓道有一句话话‘正射必中’,意思是不用理会箭有没有射中,注意每个步骤符合弓道要求,做出正确的射箭姿势,射出的箭就自然会中。”强调反省自己是弓道的哲理,如同处事,只要正确准备就会达成结果。

射法八节

和其他日本武术不同的是,弓道没有对手,也没有激烈的动作。整个射击过程和谐柔缓,并且强调安全、礼节与互重,是“慢活”武术。弓道有八个射击动作,称为“射法八节”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(*可点图放大)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(*可点图放大)28尺距离
源自古代作战队形

“在历史上,弓道曾经是战场的射击技术,它分有许多流派,后期日本弓道联盟整合成一套现在公众认知的‘弓道’,但在日本,仍然有不少流传至今的流派弓道在活跃。”

雪隆弓道协会的弓道源自日置流一派,这个流派的特色在于它是对战场研发出来的弓兵射击技术。现代弓道的某些规矩,仍保有当年战场的蛛丝马迹。

吴健廷透露,从射位到箭靶的距离一定是28尺:“这是因为昔日作战时枪队与弓队一起行动,前两排是枪队,弓队在第三排待命,两队阵营的弓队距离刚好是28尺。简单来说,这个距离是当年战场阵列配置所产生的。”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射手眼中不是只有箭靶,而是从箭靶延伸出更远的目标──立禅。

弓道需要多少装备呢?一般射手上半身着白色练习服“稽古着”(keikogi)、下半身是裤管宽大的袴裤(hakama)、脚穿拇趾与四指分开的鞋袜“足袋”(tabi)。女性则在胸前多穿一件护具“胸当”(muneate)。

除了弓箭,弓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具,那就是鹿皮制成的手套弓叶(yugake)。

“手套的作用是保护手指,拇指部分尤其厚硬,因此初学者戴上右手后会觉得没有手感、触感,无法自由控制上箭、拉弦。”

他说,手套用得越久越顺手和顺射型,从手套的破损及肮脏程度,能看出射手的资历,尤其弓道名家,一生可能只有一两个弓叶。

学员

慢不着急

■张恺殷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六年前到日本高校交换学生留学的时候接触弓道活动,觉得很特别,因此加入学校弓道部(协会)。虽然语言不通,但靠着身体语言交流,跟着前辈的示范做,就这样开始学习弓道。

一开始觉得能够射中箭靶,很刺激!但越学越久,渐有不同的领悟。弓道要求慢慢练习和稳定,习惯了这种“慢”节奏之后,一旦在工作和生活上遇到问题,我会告诉自己不要着急。

弓道有说到“温故知新”,为了审查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,每次练习都会录影,过后回看,反覆对比、研究,融会贯通更深进的技法。

纠正驼背

■沈劭寯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受到身边朋友热爱日本文化的影响,我才开始学弓道。曾经娱乐性的玩一下射箭,虽然了解不多,但是弓道和射箭完全不一样,射箭要求射中箭靶,弓道不要求箭箭中心,重视的是过程中的动作、精神力、礼仪等。

弓道带给我不少的影响,比如从举弓、上弦到射箭,头、腰和脚要呈十字形般挺直,这个要求对于长时间坐在办公桌、有驼背习惯的我来说,是一个纠正不当姿势的机会。

弓道对我来说是寻找自己,由于工作忙碌、紧张,弓道让我学会放慢脚步、提升专注力。每周固定的集体训练,也是培养纪律的机会。

心中一把刀 运转土水火风

说到忍术(Ninjutsu),许多人会联想到日本忍者,可以飞檐走壁,还会许多独特的招式。忍术,真是如此吗?

“不少学生问我:老师,我想学骑马射箭。我都会这样回答:外面有很多骑马术和射箭训练中心可以学习,你不一定要来这里。”

被学生称为“Sensei James Lee”的李吡均长发绑成长尾,笑着说:“许多人对于忍术的误解来自电影对忍者的描绘,以为忍术是隐身、骑马射箭、投飞镖、攀墙、横渡绳索……”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全体学员围观师生对招,一起帮助纠正错误。

自己才是自己的靠山

现代忍术是什幺呢?这要追溯历史展开解说了。

“在战国时代,忍者是秘密职业,目标是刺杀、间谍或侦查消息。为了达成任务,忍者从小要学习追踪、伪装、暗杀、用刀剑等各种训练,也就是忍术。”

“忍者和武士同样为大名(领主)服务,不过两者分别在于武士在明,忍者在暗。两者互不相容,但80%的忍者皆武士出身。”

到了江户时代,德川家康统一日本之后,忍者逐渐衰亡,能够流传至今的多为伊贺流派,而且是已被时代淘汰、所剩留下来的防身术、策略和理论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李吡均Sensei James Lee

李吡均说,学忍术可防身、强身,被人攻击的话,能有一种抵抗力。

“忍术跟一般武术看起来很像,其实不太一样,它多数运用小动作击倒对手。当一只手在抵挡、推开对方的攻击,另一只手已在抓手、戳眼睛;或抓住对方的武器,再用他的武器攻击别人。”

李吡均最初是被电影里的忍者吸引,以为那是想像世界的产物。直到20岁读到忍术权威初见良昭(Hatsumi Masaaki)的着作,这才恍然世界上真有忍术。

因缘际会,30岁那年他跟一位学过正宗忍术的外国老师威廉波尔生(William Boesen)学习,后来开设“武神馆”教导忍术。

“很多时候我的生活不是那幺顺利,做事情老是撞壁。但学了忍术,输的时候会想我错在哪里?并且想办法提升自己,下次赢回来。”

“这种自律精神到哪里都适用。我学会了事情不如预期顺利或成功,就改变想法,找出错处,自己才是自己永远的靠山。”

“武神馆忍术”的学员多数为男性,年龄介于12岁至30岁为主。除此,也有针对4岁至12岁的少儿班。

在示范忍术的时候,一名男学员朝李吡均攻过去。只见李吡均柔软的将身体伸展开来,并用像是抚摸的方式触碰对方的手腕,才一眨眼,男学员已跌落在地上。

这种攻防之间的输赢只在一瞬,但关键在于持久的锻炼。不说可能你不知道,忍术涵蕴土、水、火、风“行”的概念。

忍,不被发现为原则

“无论防守或攻击,首先要站稳姿势,像土地一样稳固。当迎接或做出攻击,动作要控制得当,像水自然流动。对手近身之际,尽全力防卫或还击,像火般充满动力。打击目标的同时,像风一样包围对手,不让对手有还击机会。”

简单来说,发动的招式要犹如土、水、火、风彼此传递、自然运转,一起创造最大的能量,才能成功攻击。

“忍”这个字,从忍术来说,是坚忍、隐闭的意思,尽量不被发现为原则,迫不得已才会使用武力。在李吡均心中,还有另一层意思。

“‘刃’和‘心’组成‘忍’,就像心中有一把刀,只要见缝就切,就能一切即中,没有任何方法是好或不好,要放下偏见,用一种纯粹、零自我的方式接受所有可能性。”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“武神馆”学员以男性为多。外国人比日本人热衷学忍术

李吡均到过日本学习忍术,师从多位名师,包括被世界公认忍术权威的初见良昭大师(Hatsumi Masaaki)。

“掌门(初见良昭)是户隐流、云隐流、玉心流三派忍术的宗师,他在1970年代其师傅过世后,有感忍术日渐势微,因此大开门户,让外国人来学习。”

初见良昭也是国际武术组织“武神馆”的创办人,拥有超过3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徒,当中据称包括一些外国的军事和警察人员。

每年的某个时节,位于东京千叶县野田市某住宅区的独栋建筑物里,有美国、德国、法国、加拿大、俄罗斯……大半是全球各地的外国人在这里出现。这里是“武神馆道场”,现年86岁的初见良昭在这里教授忍术,2006年李吡均首次在这里获得掌门的指导。

“我到日本几次了,学习忍术的90%是外国人,甚至好些日本人都不知道日本还有忍术的存在。据我所知,目前日本有逾十间忍术武馆,学生以外国人为多,有些忍术老师是在日本落地生根的外国人。”

李吡均跟多位师傅学过忍术,每位老师的教导基本大同小异,但因为方法和风格不同,让他直呼“这样对忍术有比较全面的认识”。

“我喜欢忍术、武术,想以此为生。在教忍术的20年里,我经常和不同武术、流派的师傅交流,透过观摩学习可以开拓视野,也可以看到自己不足之处。”

学员

忍成就我

■罗维豪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中学开始学习术,那时候好朋友要组织忍术协会,人数不够,找我帮忙。当时我对武术没有兴趣,只想打 篮球,但为了帮好朋友,勉强加入忍术协会。

我是实务派的人,任何事情要自己体验后才会认同。我发现忍术的动作招式都有根据性和实用性,老师的教法也很有说服力,因此中学直今持续学习12年,目前是七段。

忍术有辛苦但也有好玩的地方,它让我变得乐观,放下偏见,学会尊重他人,最明显的改变就是脾气变好了。现在,忍术是我人生的一部分,它不需要热情、热诚,因为它就是“我”。

好玩有趣

■黄馨渝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学了七年,目前是三级。本来就对武术有兴趣,学过跆拳道,后来在同学的介绍下认识忍术,之前以为忍术就是忍者,过后发现它比想像更有趣和好玩。

学忍术的女性很少,每次上课得和男性组成拍档训练,虽然对手的体格比自己高大,但只要使用适当的力量和招式,一样可以应付孔武有力的对手。我相信,即使生活上遇到坏人攻击,不管是什幺人,也一样可以应对得宜。

忍者忍术

“想到忍者,很多人自然想到飞镖,实际上飞镖不是忍术专有的武器,且每个流派或名家的飞镖有不同的形状标志,针形、锥形、轮形、十字形、卍字形……看飞镖即可看出其流派。”

李吡均透露,只要懂得理论,任何武器用法大同小异。“学问是教不完的,忍术和其他武术也一样,理论是最好的工具,掌握它就可以自由变化应用。”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(*可点图放大)气剑体残心 击打目标有限制

电影、漫画主角拿起竹剑耍很帅,但是剑道(Kendo)让人景仰的是冷静应对、临危不惧精神;它要求一击必中,瞬间单纯的一击而无虚招,没有一心不乱的灵魂,练不好。

“对我来说,剑道不只是武术、运动,它也影响我怎幺做人?剑道讲求静心与专注,出剑时要稳定,每一出剑都是一击,所以你必须专注于每一次的动作。不只是招式正确,连做人做事都要认真以对的态度才是。”

剑心道场馆长兼教练洪阳峰(32岁)认为,剑道是身体上的修练,也是心灵的修练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剑心道场馆长兼教练
洪阳峰(32岁)

“剑道的有效击打部分为面部、腹部、手部及喉部。它和西洋剑击不同的是,尽管成功攻击对手的得分部分,但未必能得分,还需要气、剑、体、残心的一致配合,才能认定为有效击打。”

全心击打,勿耍花招

所谓气,就是攻击之前要叫喊,代表刚强坚定的意志;在成功击打对手的同时间,也要叫出成功击打的得分部位。

剑则指招式,而且要用竹剑“物打”(monouchi)位置(由剑尖至中结的部分)来击打对手。

“击中对方之后,身体要往对方身上冲过去,这是‘体’。如果击中却没有往对手冲去,对方仍有还击的机会。”

最后一个是残心。剑道的进攻打击动作完成后,要马上转身面对对手,保持准备好下一个动作的姿势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比赛之前,竹剑做中段架式姿势。

“每一招式皆须全力以赴,即使得手,也不可放松姿势及斗志,应有随时因应对方反击的心理准备、气力及架势。简单来说,延续击打意识就是残心。”

气、剑、体、残心一致是剑道技术的最高境界。这不简单,尤其剑道的击打目标有限制,而且在对手时时刻刻正在伺机进攻的状态下,有气剑体一致的击打,必须经过多时锻炼。

“有人喜欢以花招取胜,但剑道不能这样做,必须全心、准确的击打,平时就要以正确的方式来练习,这样才能做出确实的动作以及出剑时的稳定。”

古流剑道有流派之分,但现代剑道无流派之分,除去其武士和禅宗内涵之外,其实已经非常运动化了。

剑道入门

对初学者,剑道的训练的方式先以分解动作开始,再由单击动作做到连击动作,最后才进入密集型的冲击训练。剑道有四个基本动作:站立、握剑、挥剑、打击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(*可点图放大)晋级八段高手 至少挨至50岁

据洪阳峰透露,国际间有国际剑道联盟(International Kendo Federation)在推动海外剑道活动,在大马则有马来西亚剑道协会(Malaysia Kendo Association)。

“剑道分有十级、九级、八级……一级为最高。一级上面还分有一段、二段、三段……八段为最高,目前马来西亚有两位剑道六段。”

“在大马也能参加段级考试,但是三段之后的四段、五段,要到日本、香港、中国或韩国考试。五段之后的更高段级考试,只能在日本考试。”

剑道的段级考试有时限,考了一段之后,要等一年才能考二段,二段要等两年才考三段……以此类推。“就算自小学习剑道的日本人,考到最高的八段最快也要五十岁,而且八段的及格率仅有2%,很难考。”

他说,剑道不像空手道、跆拳道那样,以腰带颜色来代表段位,但从道场上的排位顺序,可以看出资格:“一般老师坐在前面,最资深坐最左边,初学者坐最右边。”

三战两胜决胜负

现代剑道是使用空心的竹剑、穿着防具进行真实的各项招式的运动,所以在器材上有特别的研究及设计。首先,剑道服分为短袖上衣剑道衣(kendogi)和袴裤(hakama),而竹剑(shina)则由四片竹片外加皮革制成的剑尖及握柄组合而成。

剑道的防具包括含有金属制的护面头盔“面”(men)、手套“甲手”(kote)、护胸具“胴”(do)、腰护具“垂”(tare)。为了减缓击打时的震荡力,头盔里面还要绑上一条头巾。

另外,延续昔日武士重个人名节和出身的精神,“垂”外面还会戴上姓氏牌“名袋”(zekken)。

剑道比赛多是三战两胜制,但有时由于时间关系,也可能一胜就结束比赛。在三战两胜制比赛中,谁能先得两胜为胜出;若一方先得一胜,其后对手并未能得分,得一胜者将胜出。

如在法定时间内(3或5分钟)双方未能分出胜负,在加时赛(3分钟),谁先得一胜便是胜出。如果没有加时,胜负将由裁判决定。

另外,剑道比赛分有个人赛、团体赛。在正规比赛中,团体赛应是五人,小型比赛则三人;那一队的胜出者较多则为胜方,如胜出者数目相同,得分多的一方将胜出。如得分也相同,双方将各派出一名代表来决胜负。
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学员

学习靠自己

■范恩璇(18岁)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我向来对日本文化有兴趣,很早就知道剑道这个武术,但不知道原来大马也有。从instagram看到剑心道场有试课活动,就报名参加,一试就喜欢上了!

学习至今已三年,由于一直忙碌于学校功课,没有时间参加课外活动,所以我把剑道当作课外活动,活络筋骨。

一开始觉得拿起竹剑耍很酷,之后发现虽然大家学的都是一样的技巧,但因着每个人的思路、打法、风格不同,可以产生各种攻守的方式。在练习的过程中,全部都得靠自己,这种只有自己知道成长的变化,是剑道迷人的地方。

击四位习一生

■梁骏杰(23岁)
主题故事‧日本武道

我目前是一段,之前学过空手道和跆拳道,后来发现它们只是打斗而已,就停止学习,但一直继续寻找其他武术课程,直到看到面书上的剑道试课活动。

剑道是有趣的新世界,有效打击的只有四个位置部位,但是用什幺技巧、什幺时候打击,都有不同的效果,取决于日月积累的经验和成果。

剑道是一生的学习,不是学会了就可以。接触剑道之前,我缺乏纪律,做事情只有三分钟热度。学了剑道之后,我变得有纪律、不批评他人,也改变了急躁的脾气。

报导:叶凤玲摄影:岑家豪,李文源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